./t20200918_1034425_taonews.html
專題
首頁  >  興趣圈  >  科幻世界  >  科幻之科  >  驚奇檔案

《信條》與“時間反演”類科幻的逆時之旅

來源:中國數字科技館

  文/筆蓋 

  近期熱映的科幻大片《信條》可謂上演了一場別出心裁的“逆時之旅”,讓人們又思索起“時間”這一古老又深邃的概念。 

  也正因為諾蘭導演的電影總能嫻熟地運用各種科幻高概念來演繹精彩的故事,使得《信條》更是不缺少話題性。 

《信條》海報

  從《信條》片名“TENET” 的回文解讀,到電影中令人應接不暇的“祖父悖論”、“熵增熵減”、“因果律”、“單電子宇宙”、“時間鉗形運動”等高概念名詞的堆砌釋放,無疑讓許多觀眾直呼信息過載,進而思維麻痹。 

《信條》

  事實上,對于普通觀眾,只要把握住電影核心敘事這一大方向,其他細節大可不必過分推敲,畢竟所謂“錯誤引導”、“敘述性詭計”這類“障眼法”本就是導演擅長的“致命魔術”。 

  顯然,《信條》的核心敘事,就是通過一場令人熟悉又陌生“逆時之旅”的拯救世界。 

   “逆時之旅”令人熟悉的一面,通常是我們所熟悉的“穿越”——即時間旅行類科幻作品中常見的溯時而上,使主人公跳回到過去經歷或解決某件事。 

  然而,《信條》講述的并非是一場“穿越”意義上的“逆時之旅”,諾蘭導演真正想要探索并呈現的,正是其令我們較為陌生的一面——“時間反演”。 

  “時間反演”顧名思義,即是通過某種方法使得時間流向完全反轉,實現徹底的“時光倒流”。 

  在科幻史上,“時間反演”類科幻作品一般遵循物理層面的對稱性——即“時間反演對稱性”,使得這類科幻作品的故事在推進至“時間反演”機制觸發后,主人公通常將不受控的反向經歷在此之前經歷過的一切事件。 

弗雷德里克·布朗

弗雷德里克·布朗

  例如,美國科幻作家弗雷德里克·布朗的微小說《末日》(1961)就是一個遵循“時間反演對稱性”機制的經典故事: 

  末日

  (美)弗雷德里克·布朗 

  瓊斯教授多年來一直在研究時間。 

  “我終于發明了一臺機器,”他對女兒說,“它可以把我們帶回到過去。” 

  他按了一下機器上的電鈕,并說: 

  “機器能讓時間往回走。” 

  ”。走回往間時讓能器機“ 

  :說并,鈕電的上器機下一了按他 

  ”。去過到回帶們我把以可它“,說兒女對他”,器機臺一了明發于終我“ 

  。間時究研在直一來年多授教斯瓊 

  朗布·克里德雷弗(美) 

  日末 

  類似的,我們在中國科幻作家劉慈欣發表于《科幻世界》1999年第7期的短篇小說《宇宙坍縮》(現收錄于短篇集《帶上她的眼睛》)中也足可得見。 

劉慈欣《帶上她的眼睛》

  小說中,主人公丁儀通過創立了愛因斯坦夢寐以求的統一場論,計算出了宇宙將在引力作用下由膨脹轉至坍縮的精確時間,這一結果將可能導致世界發生未知的劇烈變化。 

  當在國家天文臺準備觀測“宇宙坍縮”現象的眾人還在為各自的職責、家庭等方面的重大現實問題所困擾時,丁儀漠不關心的態度激發了眾人與他展開了一場激烈的辯論。 

  最終,丁儀在宇宙坍縮即將發生的最后時刻揭示了一個可怕真相:從此以后,即將來臨的劇變將導致人們所關心的一切都將毫無意義,因為人類即將面臨的是“時間反演對稱性”這一宿命,而故事也在如《末日》般的文本倒敘下戛然而止。 

  當然,并非所有的“時間反演”類科幻作品都遵循“時間可逆,宿命不可違”的“時間反演對稱性”機制。其中的例外,就包括美國科幻鬼才作家菲利普·迪克的《為您預約的時間:昨天》、《逆時鐘世界》以及科幻新浪潮代表作家羅杰·澤拉茲尼的《迷狂》。 

  菲利普·迪克的短篇小說《為您預約的時間:昨天》首次發表于1966年8月的《驚奇》科幻雜志(現收錄于菲利普·迪克中短篇小說全集卷V 《全面回憶》),故事背景發生在一個通過科學手段人工干預,使局部地區時間逆向流動的未來美國。 

菲利普·迪普《全面回憶》

  在這篇小說中,迪克通過描述了一種名為“斯瓦伯”的機器控制產生逆時效應的“霍巴特相位”,從而十分自然地跳脫出“時間反演對稱性”機制,并將局部逆時地區的人物活動構建得更加生活化、日常化。 

  此外,迪克還通過描述順逆時區人物的交互聯系,別具一格地引入了“時間循環”這一經典科幻設定,并從中思考了時間順逆交替觸發連帶的周期性阻尼變化問題,將其中產生的循環往復代入時間靜止之困境,最終通過作者預先布設伏筆的反向作用揭示了主人公預約事件之結局。 

  1967年,菲利普·迪克又在這個短篇基礎上修改擴充,創作出了長篇作品《逆時鐘世界》。  

逆時鐘世界

逆時鐘世界

  在長篇版里,迪克更加深入地探索了時間逆流這一主題。故事中的 “霍巴特相位”使死者能夠復生,宗教領袖能夠返老還童獲得永生,生活在其中的人們的一切生活秩序反向進行,思維感知習慣也連帶顛倒但并非受控于絕對的宿命。 

  此外,由于作者在其中提出的一種能夠短期內暫停“霍巴特相位”的注射物品,令各方勢力爭奪宗教領袖復活后的所有權的紛爭四起,而伴隨著領袖的永久死亡的危機,也讓種族戰爭的打響布滿了陰霾。 

  相對迪克有些迷幻癲狂的吊詭敘事,羅杰·澤拉茲尼的短篇小說《迷狂》(1966,現收錄于科幻世界策劃出版的羅杰·澤拉茲尼杰作集《臉上的門,口中的燈》)對“時間反演對稱性”機制的對抗則顯得相對溫和,且更具人文關懷。 

羅杰·澤拉茲尼《臉上的門,口中的燈》

  《迷狂》表面上講述了一個因喪失摯愛而傷心欲絕的主人公,不定期的遭受心理創傷與癲癇共同作用所帶來的詭異運動型幻覺體驗。 

  這種幻覺體驗會讓主人公自身不受控制的重新經歷之前發生過的一切事件,只不過以“時間反演對稱性”的方式進行,斷則數十分鐘,長則將近一整天。 

  這種痛苦的幻覺體驗直至最長的一次發作,將他帶回到了喪失摯愛發生前后的一幕幕,使他不得不再次親歷并承受往昔鉆心剜骨般的傷痛回憶。 

  而這一次,意外發生了。他竟然回到了足以挽回這一切悲劇的時間節點,最終抓住機會力挽狂瀾而獲得了救贖。 

《星際旅行:重返地球》第三季

星際旅行:重返地球 第三季 

  除上述提及的科幻作品之外,像庫爾特·馮內古特的《五號屠場》、馬丁·艾米斯的《時間箭》以及經典科幻劇集《星際旅行:重返地球》根據《時間箭》改編的第3季21集 “before and after”、《神秘博士》重啟系列也都有類似的“時間反演”表達。 

神秘博士

神秘博士

  當然,我們也不應忘了關于“人體時間反演”也有像F.S菲茨杰拉德的《本杰明·巴頓奇事》這樣的“返老還童”式幻想作品及其改編電影,漫畫家杰克·巴特沃斯創作的奇幻漫畫《吸血姬》在第40期“吞時者”中的相關逆時表達,以及圖像小說大師阿蘭·摩爾以第一人稱視角創作的短篇作品《可逆人》。 

本杰明·巴頓奇事

本杰明·巴頓奇事

  縱使如此,“時間反演”類科幻作品終歸不算多見,我們能在2020年的銀幕上看到諾蘭導演如此大膽地探索出了如此自成一派的視覺奇觀,無疑也是令人驚嘆與興奮的。 

  畢竟,“時間反演”類科幻的逆時之旅仍舊值得人們進一步思索,我們也期待這類作品中靈動奇妙的文字能夠繼續經由不同的媒介載體進一步釋放自己的魅力,為我們帶來更多新奇的不同載體表達層面的絕妙體驗。 

本文來自:中國數字科技館
特別聲明:本作品是中國數字科技館原創內容,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及其他形式使用。轉載授權、合作、投稿等請聯系 cdstm_service@163.com
[責任編輯:kehuan]
分享到:
文章排行榜
猜你喜歡
©2011-2020 版權所有:中國數字科技館
未經書面許可任何人不得復制或鏡像
京ICP備11000850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2039775號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11611號
國家科技基礎條件平臺
./t20200918_1034425_taonews.html
必威官方首页